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1章:录制结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新业务开展的第一天下午,关琛一共接见了三对幸运夫妇。

    第一对夫妻因三观不合,去隔壁咨询离婚的事宜。关琛什么问题都没来得及问

    因此,第二对中奖夫妇出现之后,关琛担心重蹈第一对的覆辙,所以拿着笔录不看,逮住他们先问,你觉得一段感情的基础是什么?

    男方说,是信任。女方点头同意。

    关琛听完若有所思:[所以,假设你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哪怕说出来的真相会伤害另一半也应该坦白?]

    男方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

    为了示范何为信任,女方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和男方交换,以此证明双方没有秘密。

    然而不巧的是,男方说他手机没电。关琛十分热心,从员工那里搜刮来各种型号的充电线。男方又说,不习惯隐私被公开。女方不是笨蛋,察觉到了男方的心虚,过去抢下手机,然后看到了男方跟其他女人的暧昧讯息,大为愤怒

    男方辩解无果,最后负气离开,而女方则去了隔壁的律师事务所。

    第三对中奖夫妇年纪将近四十,两人都是再婚。中奖的名额是女儿帮他们抽的,主要是来帮女儿讨签名的。夫妻俩兴趣一致,审美相近,感情稳定,也不缺乏话题,房子车子也不再担忧,几乎是最完美的状态。有过一次婚姻经历的他们,对很多东西要更清醒,哪怕关琛问了一些貌似刁难的问题,夫妻俩也应对默契,一体同心,宛如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在一旁站桩已久的小导演激动难耐,工作终于有着落了。两边简单聊了聊,谈得还算愉快,几乎就要敲定拍摄事宜了。结果最后时刻,关琛夸赞他们婚房的地段选得不错,房价在今年涨了不少。随后又好奇地问了他们一句,[你们觉得信任是不是感情的基础?]

    夫妻俩沉思片刻,站起来握住关琛的手,说感谢提醒。然后在关琛的一头雾水中,他们说短片不拍了,先去隔壁把婚前协议搞定

    三对夫妇,最后都成了隔壁律师事务所的业绩。

    “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这真不是找人来演的?’

    “那些员工真是一点都不急埃快看快看,他们竟然在打辩论...”“这个钱经理也不管管的么?’

    观察团的几个人跟看完一出喜剧似的,感觉非常荒诞。在那个工作室发生的所有事情,就没一件是正常的。

    看着屏幕里钱经理跟离婚律师小声交谈的样子,他们甚至开始怀疑,或许这才是工作室真正的新业务。

    如果再来个私家侦探的事务所,那简直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等等!”漫画家一惊,突然想起关琛使用相机时那间谍式摄影风格,“难道你们连侦探业务也准备涉猎?真是好大一盘棋!”

    “别乱讲啊,我们是正经拍片的!”谢劲竹连忙澄清。

    屏幕里,客人虽然都跑掉了,但关琛一点也不气馁。在一个单子都没接到情况下,他下楼逛了一圈,跟街头的婚纱照摄影馆借了器材,跟街尾的餐馆谈妥了折扣。遇到好说话的老板,关琛简单打個招呼,说几句好话就能搞定。遇到比较滑手的老板,关琛也不浪费面子,相反,他摆出一张“你欠我个人情”的架势,指指摄像机,强调上完电视能起到的广告作用,顺利借着节目组的势,把事情办了。

    前前后后十几分钟,就把剧组给凑好了。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了。]

    关琛一脸凝重地去了银行,在保安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取了些现金出来。回到工作室,他把一摞现金放在桌子上,然后召集除了钱经理以外的所有员工:

    (来,开会。]

    现金是猎人的诱饵,也是饲养员投喂动物的口粮。

    之前关琛让职员们集思广益,针对他的生日活动给出设计方案。大到蛋糕的口味,聚餐的菜品,小到贴纸的颜色,蜡烛的形状,各种方案一一摆出,最后由关琛挑眩方案被选中的员工,就能得到[帮琛哥排忧解难奖]和[我爱工作奖]的奖金。

    蛋糕、餐厅、住宿这些项目竞争太过激烈,所以另有创意的员工选择另辟蹊径,提出其他点子。

    比如,工作室制服。

    [琛哥,如果大家出行都穿着工作室制服,会显得我们工作室很有凝聚力。]

    (主题服装?呵呵呵哈哈哈,这个有意思。]关琛立刻感兴趣了,让员工去订制。

    员工显然也很懂公司文化,问制服要做成什么样的。

    [囚衣。]

    [好的。什么队的球衣?]

    [囚衣,犯人穿的那种囚衣。)

    [呃....

    “神经病啊!”漫画家大喊。

    姚知渔哈哈笑着,觉得不愧是琛哥,真幽默啊!

    屏幕里,关琛来了灵感,说,不同的囚衣颜色,对应着工作室不同的部门。

    他每说一个,节目组的后期特效就贴心地告诉大家,这些颜色在全国规范和统一前,分别代表了哪些地方。

    [实习生穿橘红色。]关琛说。

    后期跳出来一一橘红色,黄色的囚衣,一般为看守所关押人员或嫌犯。

    [策划穿蓝色,衣领上有竖起来的红白条纹。]这是戒毒所服装。

    [运营和市场穿深蓝色,背部有蓝白相间条纹的服装。]这是普通监狱的成年犯人。(美工,你们就穿黑白条纹,经典配色。]这是卡通里犯人的服装。

    (再做两套范白色,一个三年级,一个初二,我两个小弟不能忘了。]泛白色服装是未成年管教所,背部有一条黄色条纹的服装。

    职员抹着汗-一一记下。

    关琛看了一眼远处的钱经理,补充:[另外单独给钱经理准备一套亮橘色的。]

    亮橘色,是死刑犯的服装。

    [对了,你这些衣服也不要搞得太像。万一被抓进去就不好了。]关琛最后叮嘱职员。观察团众人忍不住大喊:“原来你也知道不好啊!’

    下午快到五点的时候,有关生日那天的团建计划,大家已经讨论得差不多了。

    关琛兴致勃勃,跟小学生期待春游一样,期待着生日那天跟大家一起出去玩。

    关琛拿出小本子,用笔划去了上面的一行字。

    镜头对准过去,关琛划掉的是一一[过一次生日]。

    关琛说,这是他的[人生必做的一百件事]之一,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最接近生日的一次,是有个老师在那天送了他一块蛋糕,但是他不仅没有收下,甚至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让老师难过了。[没人教过。]没人教过他如何回应善意,也没人教过他要把生日当作值得庆祝的一回事。以前他忙着去死,庆祝节日、纪念日,会让他变虚弱,所以他一个生日也没过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注)]

    关琛唱完这句大家闻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