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罂粟女祭司(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费恩手持双剑贴近罂粟巨大而笨重的身体周边不停游弋,这个看似冒险的战术和他在匕首密林中对付失败者时的战斗方式如出一辙,纯粹是在利用巨型生物被近身时的攻击死角来掩护自己,借此不断寻找机会消磨对方,以达到击杀对方的最终目的。

    罂粟的后背承受着火烧的痛苦,腰腹、肩膀和胸脯部位的肌肉每隔几秒钟就被费恩用剑砍出一道飙血的豁口。

    她尖叫着挥舞兽化的手臂往周围扫击,有几次尝试过利用体重去压倒贴近她的费恩,或者把左爪死死拽紧的信徒吊坠高举起来试图施法。

    然而费恩仿佛比罂粟本人的意志还了解她刚刚变异不久的新身体,她每一次的挣扎都被费恩预先判断出来,每当她翻身滚碾礼堂地板,费恩就及时后撤或往旁边翻滚避开,每当她要把左爪中的吊坠举起来准备咏唱施法,费恩又会阴魂不散地出现在她的左臂边上挥剑攻击她握紧吊坠的爪指,使她根本无法用每时每刻都像是在尖叫的难听声线专心咏唱,更别提成功施法了。

    面对费恩和莉莉丝的联手夹击,怪物化的牧魔教女祭司别说防守或反击,从战斗开始之后就一直处于单方面被屠虐的状态,在旁人的眼中几乎毫无招架和反抗的力量——如果这间地下礼堂里还有除他们三人以外的旁人。

    有几个瞬间,罂粟很恨费恩,同时非常嫉妒莉莉丝。

    她嫉妒莉莉丝,嫉妒黑发的术士少女不需要咏唱就可以施展法术,并且每一道法术的威力都强得离谱,几颗恐怖的火球术连砸下来几乎要将她轰趴在地板上。

    她恨费恩,恨这个手持双剑的圣武士青年凭什么好像比她自己还了解她,她的行动在费恩眼里就好像一个大号的婴儿般幼稚,感觉自己拿几颗中层信徒的心脏和自己的身体换来的结果成了一场可笑的闹剧。

    罂粟打心底地憎恨着费恩和莉莉丝,想不通青年和少女对付自己的手段为什么这么熟练。

    不过伴随伤口的逐渐增多和加深,现实留给她郁闷和抱怨的时间终究走到了尽头。几分钟之后,随着费恩最后一剑捅穿她的心脏,莉莉丝轰出的最后一颗火球炸碎了她的半边脸,这名怪物化的牧魔教女祭司终于停止惨烈的尖嚎,从喉咙里咽出最后一丝微弱的气息,血淋淋的身体“咚”一声巨响趴倒在礼堂的地板上再也不动了。

    牧魔教高层信徒的吊坠从女祭司松懈的手心里落在地上,发出一串轻盈的声响弹到费恩的脚前。

    莉莉丝中断【浮空术】从地下礼堂的半空降下来,黑色的双眸好奇地打量怪物的尸体:“她死了吗,费恩?”

    “就算是真正的高阶深渊恶魔,受到这种程度的重伤也很难苟活下来。”费恩从礼堂的地板上捡起牧魔教高层信徒的吊坠,通过游戏系统确认罂粟已死,然后抬头看一眼莉莉丝,将炉火之剑从牧魔教女祭司的胸腔里抽出来。

    被深渊恶魔上身的罂粟女祭司事实上并不弱小,她异变后的长臂扫击范围非常大,巨兽般的利爪一言不合就能秒人,抓住信徒吊坠的左手还随时可以配合口中的咏唱施展法术,整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