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二百二十八 乾隆归来,往事重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落泪。

    白瑾泽看着她如林黛玉的样子低低的笑。

    琉璃有些不悦,用丝帕拭着眼泪,声音嗡里嗡气的:“你笑什么?宛之与我情同姐妹,在宫中,她没少帮助我。”

    “恩。”白瑾泽敛住笑意,随即装出一副悲呛的样子,又转移话题,道:“方才看到了宛之的孩子,很可爱。”

    提及孩子,琉璃的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垂下长睫,似欲言又止的样子。

    方才,在山头没将腹中的话说出来。

    敏锐的白瑾泽发觉到她的不对劲儿,问:“怎么了?”

    琉璃点染曲眉,杏仁的双眼蕴着一层柔意,揉夷拉过白瑾泽的大掌轻轻的覆在自己的小腹上,贴着他的耳垂,轻轻道:“你要做阿玛了。”

    闻言。

    反应迟钝的白瑾泽僵住了。

    随即明白过来,脸上是那止不住的笑意:“……真的?”

    琉璃嗔怪道:“这还能有假?”

    白瑾泽喜悦感由上心头:“我要当阿玛了?”

    “恩。”琉璃略羞涩的点点头。

    他紧张又激动的从长塌上下来,在塌前来回踱步,时不时的抬头看琉璃。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白瑾泽有些茫然无措的问。

    “……”琉璃被他弄的晕头转向的:“什么该怎么办?”

    白瑾泽顿住步子,那双清濯的眼恍若注入了潺潺的流水:“我这是第一次当阿玛,有些紧张。”

    琉璃‘扑哧’笑了出来:“我也是第一次当额娘。”

    白瑾泽蹲在地上,握住她的手:“琉璃,我会做一个好阿玛的。”

    “恩。”琉璃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喜悦,心中的幸福感满满的生疼。

    转念,她又想到凌宛之已然不在,随即悲伤起来。

    靠在塌上一言不发。

    白瑾泽自然知道她的心思,但没有点破,坐在她跟前儿拉住她的手:“别想这么多,一会儿我给一个惊喜。”

    “是何惊喜?”琉璃歪着头问。

    白瑾泽唇角挂着神秘的笑。

    *

    永礼在乾清宫禁足,心中却记挂着凌宛之和绵安。

    乾隆老皇上后又来到乾清宫,他一人进去,不准任何人跟着。

    谁也不知乾隆老皇上与永礼谈论了些什么。

    永和宫。

    窗阁上没有风铃的‘叮铃,叮铃’声音。

    绵安有些不安的躺在凌宛之的怀里,咿咿呀呀的从喉咙里哼唧着什么。

    凌宛之坐在长塌上轻轻的拍着他:“你也在担心阿玛吗?”

    小绵安嘟囔了下如樱花花瓣儿的小嘴儿,似是在做回应。

    “额娘也担心你的阿玛。”凌宛之消瘦了一大圈,喃喃的道。

    窗阁前闪过两个人影。

    凌宛之看有人前来,抹了抹落下的一行清泪,唇角挂着淡淡的浅笑。

    帷幔下。

    琉璃玉影有些不稳的晃了晃,她望着安然无恙的凌宛之,喉咙竟然有些打结:“宛之?”

    听到熟悉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

    凌宛之抱着绵安站起来,隔着帷幔望着琉璃的玉影。

    “琉璃?”凌宛之抱着绵安喜悦的跑过去。

    琉璃看到凌宛之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喜极而泣:“你没事?”

    她有些疑惑,随即摇摇头:“我没事。”

    “她们说你难产。”琉璃觉得那个字有些不吉利,就没有说出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哪有。”凌宛之腾不出空来拉她,只好朝她浅笑:“快进来,我这不好好的。”

    看到这儿,琉璃忽地想起来什么,回眸望着白瑾泽。

    就说他方才那诡异的笑容有问题,原来所谓的惊喜是这个。

    白瑾泽故作懵懂的样子望了望窗阁外,想着她们二人定有许多话要说,白瑾泽寻了个借口离开了。

    *

    枫叶散落。

    绵安乖巧的睡在塌上,他闭着眸子,睫毛很长,小脸儿红扑扑的。

    琉璃将宫外发生的事情如数同凌宛之说了一遍。

    凌宛之为之震惊的同时也不免为泯灭的人性而感到悲哀。

    “现在皇阿玛回来了,永礼的谋逆之罪怕是免不了了。”凌宛之说的云淡风轻,但口吻里却蕴着一丝哀伤。

    琉璃不知如何安慰她。

    可谓君心难测。

    她不能妄意揣测君心。

    低垂着眉眼静静的陪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